<big id="tvztp"></big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tvztp">

        曾仕強個人資料及簡介(曾仕強說)

        臺灣師范大學曾仕強教授曾在央視的“百家講壇”中講授了有關《易經》的精彩內容,其中第二集的“何為陰陽”深入簡出,讓人聽了獲益匪淺。曾仕強教授以生活中的許多例子驗證了陰陽的相互依存關系,按此理論,我認為我國古代的“五音”乃至“七音”同樣是基于《易經》的陰陽理論而來的,可惜曾仕強教授并無舉出相關例子。

        曾仕強說:從五音到七音,不懂《易經》的作曲家不是好音樂人

        我國古代的“五音”為:宮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五音,用簡譜來表述的話對應于“1、2、3、5、6”,唐代開始則以“合、四、乙、尺、工”來表示,樂人稱之為“工尺譜”?!睹献印防锞驼f:“不以六律,不能正五音”,意思是說,必須依靠含有基本調性(如今天的C調D調)的樂器才能對五音進行定調??梢?,“五音”一詞在我國春秋期間就已出現了,按曾仕強教授的說法,孔子也正在那時候給《易經》正了名,“五音”與《易經》扯上關系是很順其自然的,因為《易經》的“順其自然”就是“合適”,就是美。

        曾仕強說:從五音到七音,不懂《易經》的作曲家不是好音樂人

        熟悉音樂的人都知道,今天的音符是“七音”,用我國古代音律來表述的話就是:宮、商、角、變徵、徵、羽、變宮,即簡譜里的“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”?!妒酚洝防镎f“高漸離擊筑,荊軻和歌,為變徵之聲”,《后漢書》里也說:“黃鐘為宮……應鐘為變宮”,實際上,我國的音律組成在很早以前就已形成了完整的體系,只是直到宋元時期“流行歌曲”發達的年代,音樂家們才將它們正式定義為“七音”,即“五聲加二變”(見宋代鄭樵《七音略》)。有關音律的理論就說這么多,那么,它們又是如何與《易經》、“陰陽”發生關系的呢?

        曾仕強說:從五音到七音,不懂《易經》的作曲家不是好音樂人

        首先說“宮”。宮為五音之首,統率其他音符,所以西方就以“C”音來定義“宮”,鋼琴里的“中間鍵”就是這個“宮”,即“中間C”;對應地,“C-D-E-F-G-A-B”就是“宮、商、角、變徵、徵、羽、變宮”。宮音雄壯,《國語》說:“夫宮,音之主也”,《禮記》說:“宮為君,商為臣”,其中的“主次、君臣”關系就是典型的“陽和陰”關系。今天的進行曲都以C大調為基調,為什么?就是因為雄壯,陽氣。比如我國的國歌“1355 6-5 31 555 3-1”,以宮音起始,以“宮角徵(135)”為主音,整個樂曲就充滿陽剛氣息,因為《易經》告訴我們:“陽是單數,陰是雙數”,“1、3、5”就是單數了。

        《易經》還告訴我們:陰陽相互依存,沒有絕對的陰和陽。所以,即便是我們雄壯的國歌里,也要有少量的“商、羽(2、6)”音,這才讓國歌帶上點悲壯的氣氛,“雄壯”與“悲壯”同樣是陰陽互補的關系。

        曾仕強說:從五音到七音,不懂《易經》的作曲家不是好音樂人

        前面說到了“悲壯”,近似的音樂形態還有“凄涼、凄美”,這三個詞匯就是五音里的“商、變徵、羽(2、4、6)”。古人就有“商音悲壯,羽音凄美”之說,其中尤以“變徵”最為傷感。前面提及《史記》里的“高漸離擊筑,荊軻和歌,為變徵之聲”,最后引致的就是“士皆垂淚涕泣”。

        今日的音樂理論里,就以“大調”和“小調”對音樂的雄壯、明亮或抒情、凄美進行定調,其中“大調”就以“1、3、5”為主音或起始音,“小調”則多以“6”即羽音起始,以“2、4、6”為主音。比如《小草》、《龍的傳人》等均是典型的小調歌曲,其中的“1、3、5”陽音就成為了輔助。用《易經》的理論說,“宮、角、徵、變宮”就是陽,“商、變徵、羽”就是陰;“大調”就是陽,“小調”就是陰。事實上不可能有純粹“陽”音的樂曲,也沒有純粹的“陰”音組成的樂曲,為什么,就是“不合乎自然”,聽起來也就不悅耳,“自然”一直就是《易經》強調的核心。優美的樂曲都是由“陰陽相輔”的音符組成的。不但樂曲由“陰陽”音符組成,在需要的時候,還經常會“大調小調”轉換,比如臺灣流行歌曲《請跟我來》就是其中的典型。

        曾仕強說:從五音到七音,不懂《易經》的作曲家不是好音樂人

        項羽部隊遭遇羽音宮音不斷交替的“四面楚歌“敗走垓下

        易經》里沒有“絕對”,所以,“宮、角、徵、變宮”并非一直為“陽”,“商、變徵、羽”也并非一直是“陰”。比如“宮”音,當你以它為起始音的時候它就是“Do”,但當你以“商”音起始的時候,“商”也就是“Do”了(陰轉陽),只是調性提高了一點,以此類推,每個“七音”都可以是“Do”,用今天的樂理來解釋就形成了“C調、D調...B調”等調性,調性即我國古代所說的“律”。這里的音律互換,就是《易經》里的“陰中有陽,陽中有陰;陰可以是陽,陽亦可以是陰”。

        無獨有偶地,當一首音樂要轉調的時候,無論是中西方音樂,肯定是從“宮”轉往“羽”的,即“Do-la,1-6”,為什么?因為“宮和羽”處于五聲里的兩個極端,在《易經》里就是“物極必反”,“羽”到頭了就得返回“宮”,“宮”要往前也只能到“羽”。我們聽流行歌曲也好,聽西方交響音樂也好,轉調的規律如“C大調轉a小調”,就是“C-A,即宮轉羽”;“G大調轉e小調”,在G大調里面,“123456-567123”,當以“徵”音(G,Suo,即5)為起始音的時候就是G大調,“徵”就順應地成為了G大調的“宮”音,以此類推,“567123-徵、羽、變宮、宮、商、角”,“角”音(E即)就轉化為G大調里的“羽”。

        曾仕強說:從五音到七音,不懂《易經》的作曲家不是好音樂人

        為何沒有“C大調轉d小調,f小調...”呢?這等于問“為何地球是圓的”一樣,天地間的東西都有其規律的。自然,作曲家可以強行這么做,這樣一來,就等于他娶個侏儒回家而對外宣稱“娶個美女”一樣,或許沒人會反對,但肯定也不會有多少人能認同他娶的是“美女”。

        《易經》里的“陰陽”理論真的是放諸四海千代皆通的,因為這本來就是自然規律。我國古代數千年前就已通曉這些音律上的陰陽互換了,今天的不少流行音樂作曲家及歌手們可捫心問問自己:你真的理解音律中的陰和陽么?

        本文對于大多數人來說估計晦澀難懂,但歷史文化本身就需要沉浸進去才能較好理會,所以僅致那些有心的同好者了。

        本欄目內容均為“坊間五千年”結合資料的版權原創,圖片部分來源網絡,觀點均為個人見解,絕無任何映射行為,歡迎訂閱轉發及評論!

        聲明:散下步所有作品(圖文、音視頻)均由用戶自行上傳分享,僅供網友學習交流,版權歸原作者坊間五千年所有,原文出處。若您的權利被侵害,請聯系 刪除。

        本文鏈接:http://www.variocrypto.com/b/42.html

        自拍欧美精品国产|2016蝌蚪窝在线观看视频|亚洲一级黄色a片|老BBB老BBB肥女视频在线观看
          <big id="tvztp"></big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tvztp">